夜空中最亮的星
 发布时间:2015-04-13 10:44:25 阅读:50

“美丽百中”征文活动

 

 “夜空中最亮的星,是否知道,那曾与我同心的身影,如今在哪里;夜空中最亮的星,是否在意,是太阳先升起,还是意外先来临。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,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,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”

 

我们家的小孩,都对英语有兴趣,学的也都还行。从小到大,英语老师对于我来说很重要,因为我对老师的教学习惯有很大的依赖性,以致于每次升年级换英语老师我都要好一段时间才能适应TA的教学方法。

高一的老师我很喜欢,很舒服的一个老师,上了高二由郑晓华老师教,老师很美,身材有点圆圆的但是很可爱,穿着风格穿梭于大方得体和卡通幼稚之间。虽说她高一那会教的是重点班,但是我那时依旧沉浸在我的高一英语老师那里,还没法完全适应,过了蛮久的我才渐渐进入状态。

老师上课很有效率,她的那套方法我想我永远学不来,她习惯一进教室就说dictation,有时候等我们慌慌张张地拿听写本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报到第N个了,久了我们就习惯了放听写本在桌子上,她一进来我们就写写写。我们大家都知道,她要的不是听写成绩,是要针对我们的情况去定计划。

老师几乎一直都在笑,就算多糟糕的事她都很乐观,很常在课堂上讲起她的骄傲----她的老公儿子她的幸福家庭。我满满的仰慕。后来呀,才知道她出生在医生世家,广外毕业,当年想读医家里不让,毕业后又一直在外贸公司工作,整天全世界飞来飞去出差,和什么市长什么董事开会,谈下过多少多少万的生意(这一些我后来在老师的空间里看过,又一次满满的仰慕)。后来她结婚了想稳定下来不想飞了,才来当的老师。她说那时候她一个人买了房子买了车,是我们学校最早开车上班的老师!

老师的身体一直很好,我很少看到她生病。记得她每天早上都会去跑个1500M。大冬天的很难想象一个女的穿件短袖就出去跑步,女汉子!可是偏偏她又长着一张娃娃脸,所以总的来说,她是一个有着baby face的女汉子!

可是,小病没有大病不饶啊。

我们高三那一年,都下学期了,她突然发现长了子宫瘤,后来去摘除了子宫。于是我们不得不调了另一位英语老师来教。可是学生嘛,难免会比较,我们那群兔崽子就一直给老师发信息,我记得我那时候的信息是这样写的:“老师,只要你身体允许,完全没有问题了,就算只能回来教一个星期,我们也非常欢迎你回来。”结果她动完大手术,还不到一个月,就回来教我们这两个【平时英语成绩排名第一,但是由于她不在而成绩下滑】的两个班级。更令人震惊的是,她在休息的这一个月里,还带了不知道谁的孩子去考雅思,还跑去广州见她执信的同学,她真的是一个奇女子!

之后高考了。

高考第二天,我文综政治两道大题写错了位置,那天中午哭到泣不成声吃不下饭。她那天中午很早就去了学校跟我聊天。我在情绪镇定之后那天下午英语发挥正常。要不是她,我想我现在是不是在华师读大学都说不定。

动了那么大的手术她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,在我们的下一届,下下届,她都被逮去教高三,在高三的战场上抗战了很多年。

2013年9月25号那天晚上,我习惯性地睡前刷微博,好多高中同学都在发看起来不是很好的事,私信了同学才知道老师查出了CANCER!!半夜一个人摸黑爬起来看老师的日志,天!是真的!只是她的日记里写的更多的是她接受得了,检查的最终结果一定要告诉她,她才能安排好自己的工作。她一直都很乐观这我知道,可是面对这样的问题她还能这么乐观,这让我很难受。那天晚上我是怎么过的我不知道,只是睡醒的时候枕头还湿湿的。

记得高二那年,老师的爸爸去世了,也是cancer,那是我看过她最难过的一天。写作业的时候写了一封信塞在作业本里交了上去,没想到她回了信,反而变成在安慰我,从那以后我和她成了心灵鸡汤式的好朋友。所以我真的接受不了,这样一个乐观向上充满活力而且坚持运动的人会生这么大的病,她不是一直都身体很好吗!

从知道自己生病的那天起,她一直坚持每天写一篇日记,记录她的生活的同时也在传播着正能量,好让大家放心。我从来没有看过她写出消极的东西。

后来她来了广州治疗,说是那里的病人不能接受太多的外来细菌,不告诉我们她在哪个医院。我根据她每天发的日记,估计到了她住的医院,结果真的是。我说我一个人就好不带别人,可是她还是不让。后来她嫌医院太束缚,出院了。闲逛逛到华师但是没话跟我说。但是回去之后她说她在人群中找了很久,没找到我这个宝贝,我有点难过,赖着脸皮说下次来一定要和我说。结果真的,那次在华师见面,她隔了好远就已经张开双手要拥抱我们(我、丽纯 子芹)。我知道她一向喜欢偶遇,不喜欢太刻意,只是我怕会错过与她见面的为数不多的机会。那次她要回去一直不肯让我们送她去坐车,她不喜欢送别,没依她的意思硬送她上车。那一刻仿佛我是大人,而她是小孩,她笑嘻嘻的,我却难过到不行。回去之后她因为我一句“谁不疼你啊”开心了很久,确实,有谁不疼她呢!

可是她确实不听话,化疗了一次太幸苦,不愿意治疗了,说是愿意开开心心能走能动的走过短短的时光,也不要在医院里痛苦地过完较为长的时间。“生是理解,不是存在”这是她说的。我虽心疼,但也接受。

回家后她也是积极乐观的,她画画,中国画水彩画,画得栩栩如生,她弹钢琴她唱K 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确实活出了不一样的病人生活。寒假的时候我去了她家里一次,那个女人在家里挂满了她的画!那时她还是活蹦乱跳的,到后来,越来越痛,她越来越弱,日记不能每天都写了,关节痛画不了画了,再后来,说要关了空间不再写了,别让我们总去那里看更新却扑了个空。在她关闭空间退好友的前几天,我流着泪把她的全部日志复制下来,我好怕以后没得念想。没有她更新日记的日子总觉得缺了什么,我已经习惯每天上qq就是点“我的好友”去找她的空间,现在那一栏空空的。我常看到发呆。她最后一篇日记写道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”,那么,我宁愿一直没有你的消息。

去年师兄带我去招聘会溜了一圈,好奇母校怎么没来,只是莫主的信息让我泪流满面,打了电话过去,我哭,他也哭。记得晓老师说过“能熬到秋天就算是赚到了”,老师,现在是冬天了,你很棒,上帝也被你说服了。  

我想,老师给我最大的影响,莫过于她强大的内化情绪的能力,总能自己消化不开心的事,对我们总是笑容满面,这一些到现在一直都是我在学习的东西。老师,谢谢你,是你让我觉得我们是能控制自己脾气、万事不急、做个正能量发射器。我也在慢慢地改变自己,学着不吝惜地去及时表达爱,无论是亲情,友情,还是爱情。 

我疼爱你,我永远疼爱你。

——2011届毕业生郭加纯 

就读于华南师范大学